暂无优惠活动
图画书是无字胜有字 【彭懿专访】
 

☆彭懿☆

      儿童文学作家。著有《世界幻想儿童文学导论》、《宫泽贤治童话论》、《幻想教室》、《与幽灵擦肩而过》、《半夜别开窗》、《魔塔》、《妖孽》、《图画书:阅读与经典》等。

 

为什么要写一本这样的书

  新京报:你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图画书:阅读与经典》?

  彭懿:九十年代末,当我结束了幻想文学的研究之后,我立刻就决定了这个新的研究方向。这是因为,当时在国内有关图画书的研究还是一片空白,是一块处女地。说到图画书,有人以为文字配上图,就是图画书,更不知道世界上有哪些经典图画书了。我写这本书,就是想回答什么叫图画书?怎样读图画书?什么是好图画书?

  新京报:孩子们为什么要读图画书呢?不读图画书,光读文字书不行吗?

  彭懿:让我们从一个例子说起吧!为什么有的小孩听得进故事,有的小孩听不进去故事呢?我认为,能认真听故事的孩子,听故事时,心里看得见一部电影。听不进故事的孩子,没有把故事变成一个个画面,没有在心中想象故事、把它们变成画面的能力。孩子是通过直接或间接的体验来获得想像力的,图画书提供了丰富体验的机会。

  新京报:阿甲认为《图画书:阅读与经典》为儿童文学理论界提供了一本填空补缺的图画书理论书,和从前国内这类书相比,你认为你这本的学术价值在哪里?

  彭懿:在这本书之前,国内还不曾有过这样全面论述图画书概念、历史、特征以及诸多经典个案的学术书。当然对公众而言,这本书更像是一本有关图画书的鉴赏辞典或是一本指南手册。其实,我觉得它更像是一本“图画书速成手册”,一册在手,只要从头至尾读上一遍,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一天之内成为一名图画书的“准专家”。

  新京报:你家有2000本图画书,在下篇中,你从众多经典中选择了64本你认为不可错过的图画书,你如何对经典定义?

  彭懿:这说起来比较复杂。首先它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它要一版再版,也就是说,直到今天,我们还仍然在读它。第二,图文关系无可挑剔。第三,获奖、进入各种推荐目录也是一个条件。第四,故事与图画是否能感动人们,包括大人和孩子。

图画书不是一点字几幅图

  新京报:在书的第一部分,你试图从图与文的叙述关系等多个角度深入浅出地分析了图画书的美妙,你能举出一个例子谈图画书中文字与图画的关系吗?

  彭懿:读图画书仅仅读出感动是一种读法,能否读出它背后的深意就看读者自己的理解力了。总的来说,图画书是想像力的起点,是一座小小的美术馆,又像一个小小的电影院。

  新京报:在书的第一部分,你还从空间感、时间流、封底、留白、方向性,潜在的节奏等等来告诉大家鉴赏的角度,请举例分析一下?

  彭懿:有的人以为图画书不就是一点字几幅图吗,这里有误区。读图画书与读懂图画书完全是两件事情。比如图画书的作者常常讲到封底上,那你就不可以轻易地错过阅读封底。《第一次上街买东西》的封底回应了读者的期待,美美和小婴儿在喝着她通过冒险之旅买回的牛奶,把贴有创可贴的膝盖搁在妈妈的腿上。

  新京报:我注意到在《图画书:阅读与经典》“题材”一章,你认为目前国际上的图画书的题材的社会化是一个潮流吗?

  彭懿:国际上流行的题材早已超出了民间故事、亲情、成长、孤独还涉及战争、环保,甚至连死亡、离异等被禁忌的社会话题也被作为图画书的题材,离婚也是图画书近几年多有涉及的话题,比如《我的爸爸焦尼》通篇并没有出现离婚的字样,但细腻地展示了彼此内心的痛苦与幸福。还有,薇拉·b·威廉斯文/图的《妈妈的红沙发》关注的是孩子在残缺的逆境中如何成长。图画书的题材远远不止关注到离异,《小房子》、《挖土机年年作响———乡村变了》影射的是环保问题。《三只小猪的真实故事》则颠覆了“三只小猪”的童话,暗示了传媒操守等问题。

无字书的魅力恰恰在于无字

  新京报:你说过,每个孩子都是读图画书的天才,画家与孩子在图书上共同拥有一条只有他们才能找到的秘密通道。孩子与大人阅读图画书的视角的差异在哪里?。

  彭懿:举个例子说吧。《第一次上街买东西》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那些与故事本身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隐藏着的画”。比如,第四个画面,墙上走着一只虎皮斑纹猫,在稍后的第七个画面中,告示栏中贴着一张“寻猫启事”,要找的正是这只猫。还有,告示栏中贴着一张“绘画教室”的通知,教师不是别人,正是画这本书的画家林明子。最好笑的,还是那张“寻猫启事”上的电话号码,那不是乱写的,292-3401是出版这本书的福音馆书店编辑部的电话,据说当时还接到了许多孩子打来的“我找到猫了”的电话呢。类似这样的小把戏,书里还藏有很多,眼尖的孩子一眼就可以找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孩子喜欢阅读图画书的缘由。

  新京报:很多家长对于相当于默片的无字书很难接受,总觉得只是几幅图画就卖那么贵不值得买,无字书的魅力是什么?

  彭懿:无字书的魅力恰恰在无字上呀。少了文字的叙述线,想象故事和讲故事的担子责无旁贷地落在了读者的身上。

  新京报:近年来亲子共读成为一个时尚的话题,图画书不仅仅是给孩子看的,在亲密依偎一起读图画书的同时,大人和孩子一起迈入想象的空间。

  彭懿:日本有一位著名的图画书推广人———散文家柳田邦男,他认为人的一生应该三次阅读图画书:第一次是童年时,第二次是生为父母,第三次是当年华老去,每每透过自己的人生体验去阅读同一本图画书领悟到的都不一样。人生的意义在图画书里,早就写好了许多的答案。

  采写/本报记者 曹雪萍(转载)

Copyright 2011-2015 365夜绘本馆 版权所有
订阅咨询(微信):13949108586
配送中心:管城区紫辰路滨河花园15号楼35号
  AM 09:00-12:00
  PM 15:00-20:00